渝萬律師事務所

當前位置: 渝萬主頁渝萬文化

戲說金庸小說的不通情理之處

時間:2017-06-09 10:49來源:未知 作者:陳繼才 點擊:
金庸的武俠小說規模宏大、結構嚴謹、想象豐富、人物性格鮮明,達到了武俠小說的高峰。而且作為武俠小說的巔峰之作,它也逐漸超出了通俗小說的范圍,成為一種文學現象。我個人認為作為武俠小說或者通俗文學而言,他的作品是無出其后的。以前王朔曾批評金庸,
  金庸的武俠小說規模宏大、結構嚴謹、想象豐富、人物性格鮮明,達到了武俠小說的高峰。而且作為武俠小說的巔峰之作,它也逐漸超出了通俗小說的范圍,成為一種文學現象。我個人認為作為武俠小說或者通俗文學而言,他的作品是無出其后的。以前王朔曾批評金庸,說他的書盡是無聊的打斗情節,是四大俗。他的這一番批評,正如蚍蜉撼樹,反把自己降低了等次。原因是因為他沒有認真讀過金庸的書,存了先入之見去讀《天龍八部》第一本時因為看不進去就不看了,就開始批評,這是犯了文學批評的大忌,可以說是無知者無畏,自討沒趣。我第一次看《天龍八部》第一部時也沒看進去,后來問一個擺書攤的老頭喬峰是哪部書中的人物,得知是《天龍八部》,再次看時跳過了前幾回才看進去。但這并不表明《天龍八部》不是金庸最好的小說。如果單從不容易看進去而言,巴爾扎克的小說是較難入手的,但巴爾扎克小說是最偉大的小說之一。一個人沒有認真讀過別人的作品,怎么能隨便評價呢?而我想對金庸的小說說道說道,雖不敢說對其作品十分熟悉,也在一二十歲時就讀完了金庸的十多部書,主要的故事和人物情節還是比較了解的。金庸的武俠小說雖是巔峰之作,在數以千萬計的武俠小說中無出其右,但是世上沒有完美的人,也沒有完美的事物,就像再好的書法家也可能有一兩個字或者一兩筆寫得不好一樣,金庸的小說也存在一些不通情理的地方,試舉幾個例子,以供一笑。

  一、黃蓉和郭靖是否能成為絕配?

  郭靖和黃蓉在金庸小說中是一對絕配,“模范夫妻”,是射雕三部曲的重量級人物。黃蓉是極為聰明的女孩子,她的聰明和精靈古怪是第一流的,在金庸小說里可以說是無出其右,是金庸小說女主角中的教主級人物。她的母親馮衡也極聰慧,過目不忘,在很短的時間里硬背下了一部《九陰真經》,結果累死。黃蓉繼承了她父母的聰明才智,在《射雕》一書中沒有第二,只能說是極品。而郭靖卻是特別傻的人,這在《射雕》中也是極力表現的,他不是一般的傻,簡直傻到無可救藥。他的幾個師父最初教他武功時都失望透頂,如果不是跟丘處機打了賭要比試徒弟的人品武功,那是決計不會收他為徒的,因為他的資質太差了。即便幾個師父因為牽涉十八年的賭約,又視江湖名聲為生命,都還是因為對郭靖之笨、之傻的極度失望而多次想打退堂鼓。這就是我要說的問題了,一個聰明絕頂的女子能和一個老實透頂的男子成為絕配嗎?他們有共同語言嗎?我認為是有問題的。雖然我承認金庸寫愛情也寫到了極致,他的小說里常有這樣的觀點:兩個不聰明的人可以成為一對,一個聰明和一個不聰明的人可以成為一對,而兩個特別聰明的人很難成為一對。所以《俠客行》中的第一流人物石清不能和梅芳姑成為一對,盡管梅芳姑是那樣地愛石清,為了他都沒有出嫁,孤獨一生,還養大了石清和情敵閔柔的兒子石破天,但在該書結尾時石清說明了他為什么不能和梅芳姑成為一對,因為她不光樣樣都超過了閔柔,而且超過了自己。從這里可以看出兩個極聰明的人不一定能成為一對。但若說因此就認為兩個智力如天壤之別的人能成為很好的一對,那還是欠缺依據。至少我們在現實中是很難找到這種例子的。不是沒有,晉惠帝和他的皇后賈南風就是這樣的例子。晉惠帝極傻,達到骨灰級,賈南風極聰明,但他們的結合純粹是政治婚姻,根本就不是很好的一對。西晉的動亂和他們不般配的婚姻有較大的關系。所以我認為黃蓉和郭靖是否能成為絕配是值得懷疑的。

  二、赴俠客島的人幾十年不回中原不合情理

  在《俠客行》一書里,中原有很多武林門派,其中很多門派都有絕頂高手,但他們都怕做掌門人,因為怕十年后要被請去喝臘八粥,多少年來,凡是被請去喝臘八粥的人從來沒有回來過。所有的人都認為他們是死了。這是很正常的想法。現代民法把公民因下落不明而宣告死亡的年限設定為四年,雖然這條法律來自外國,但法律也是遵從習慣的,一般一個人如果下落不明滿四年就可以推定其已死亡。而《俠客行》中赴俠客島的人其實都沒有死,他們都在俠客島上研習武功。俠客島的龍島主并不阻止他們回來,是他們自己不愿意回來,因為看到了絕妙武功就丟不下。這不合情理。人是各種各樣的,有學武成癡的人,這些人看到絕世武功就丟不下,這是有可能的,比如《天龍八部》中的鳩摩智可能做得到。但大多數人都有七情六欲,有的好色,有的好名,有的好權力。即便去的高手都沒有這些愛好,但他們都有父母妻兒,要他們幾十年如一日待在一個島上研習武功而不回家,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不合情理。

  三、萬圭父子向凌知府行賄之大方不合情理

  《連城訣》里的萬震山、萬圭父子都是愛財如命的人。小說寫他們為了構陷狄云,把碾玉觀音拿出來送給凌知府行賄,毫不在乎的樣子不合情理。碾玉觀音是宋徽宗傳下來的寶貝,到清朝時已有五六百年了,那可是價值連城的寶貝。萬圭父子怎么肯輕易拿出來呢?作者在這里是為了表現萬圭父子志在陷害狄云,奪取“連城訣”隱藏的重寶,以表現這一地下財寶之大難以形容,所以寫出萬圭父子為了貪圖這個無可估量的財寶,獻出已有的碾玉觀音而不在乎的樣子。殊不知對于愛財如命的人來說,對于已到手的財寶要拿出去,即便是為了換取更大的財寶,也是十分不舍的,哪怕經過了再三的權衡,也還有一番糾結的過程。巴爾扎克筆下的守財奴葛朗臺,果戈里筆下的潑留希金,吳敬梓筆下的嚴貢生兄弟之所以成為守財奴典型,就是因為對于這一類的人來說,到手的財物,哪怕是一個銅子,都不肯輕易拿出去。要拿出值錢的財物,是十分糾結而痛苦的。所以說萬圭父子向凌知府行賄之大方不合情理。

  四、五霸崗群雄敬畏圣姑刺瞎眼睛不合情理

  五霸崗群雄包括黃河老祖、計無施、藍鳳凰等等一大幫武林高手和幫會頭目。他們都敬畏圣姑任盈盈,一來是因為她人品好,對他們有恩,令狐沖的所作所為也確實沒有說的。當令狐沖得知自己無意中喝了老頭子的女兒老不死的續命藥酒之后,又知道自己將不久于人世,就把老不死姑娘綁了起來,割開自己的手腕,把流出來的血強喂老不死喝下去,老頭子及一干豪俠出于敬重他的義氣,愿為令狐沖赴湯蹈火是可以理解的。其他人是因為服用了魔教的毒藥,每年拿不到解藥就要毒發身亡,任盈盈每每向東方不敗求情,討了解藥給他們,所以他們感恩,也可以理解。但是他們之中的一些人無意中發現令狐沖和任盈盈在一起,又因任盈盈極為害羞,不愿讓人看到或說起她喜歡令狐沖,這些人就自己刺瞎了眼睛,表示什么也沒有看到,這是不合情理的。一個人要自殘,而且是刺瞎雙眼,這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氣才能辦到,一般人是寧愿冒死亡的危險也不愿這樣做的,所以我認為這個情節也很不合情理。

  五、黛綺絲綁架周芷若去奪屠龍刀不合情理

  黛綺絲就是金花婆婆。她和滅絕師太交過一次手,滅絕師太用倚天劍削斷了她的兵刃,金花婆婆輸了,很不服氣。所以她要“借”謝遜的屠龍刀來和滅絕師太比試。這是她自己說的。后來我們知道,她不是要“借”屠龍刀,而是要奪屠龍刀,因為他作為波斯明教的圣女嫁了人,要受火刑,所以她要奪取屠龍刀戴罪立功,屠龍刀能夠“號令天下”嘛。但是他為什么要挾持峨眉派掌門周芷若去奪屠龍刀呢?從一般正常人來理解,她奪屠龍刀,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帶的人也是越少越好,但她卻綁架了周芷若同去。周芷若當時雖然武功很低,但卻是峨眉派的掌門人,峨眉派是中原六大門派之一,她綁架其掌門人,雖然可以說是為了報復,教訓峨眉派出氣,但沒有理由要帶周芷若回靈蛇島去奪屠龍刀。所以在《倚天屠龍記》“四女同舟何所望” 一回中,表面上看來趙敏、周芷若、小昭、殷離都到了靈蛇島,四女同舟是天衣無縫的,但是分析周芷若被綁架到這里來的原因卻不合情理。她不可能是金花婆婆的幫手。金花婆婆也不知道倚天劍和屠龍刀的秘密,因為滅絕師太在萬安寺給周芷若說起這個天大的秘密時沒有任何人在場,金花婆婆自然也不知道。想從周芷若那里得知倚天劍的下落的理由也不能成立。靜玄師太已經跟她說了,峨眉派被囚在萬安寺,倚天劍已經失落,而且趙敏和張無忌去救周芷若時使出了倚天劍,張無忌沒有出手,只是在旁掠陣,金花婆婆跟趙敏假扮的峨眉派弟子交手沒占到便宜,呸了一聲,吐了一口唾沫,挾持周芷若走了。這也不合情理。她和謝遜有三十年的兄妹交情,尚且為了屠龍刀而恩斷義絕,見到了打敗自己的倚天劍在一個年輕女子手里,為何不用盡一切手段奪取呢?

  六、李沅芷對余魚同的愛情不合情理

  金笛秀才余魚同是李沅芷的同門師兄,他英俊瀟灑,才華橫溢,武功高強,俘獲了總督李可秀獨生女兒李沅芷的芳心,這個不難理解,因為李沅芷也在學武,而且深得武當派劍法精髓,他們之間有共同語言,真能做到志同道合,情投意合,是難得的天生一對。這樣的人能成為伴侶確實令人羨慕,比如二十世紀的文學家錢鐘書和楊絳夫婦、傅雷和朱梅馥夫婦都是。但是《書劍恩仇錄》為了突出這種愛情的難得和稀缺,加深了檔次,把它提煉到過高的高度。余魚同因為暗戀駱冰而自責,在營救文泰來時奮不顧身沖進大火中,燒毀了容貌。此時李沅芷對他沒有任何改變,還是愛得死心塌地,這不合情理。有一部日本電影叫《春琴抄》,講的是一個仆人佐助愛上了美麗的盲眼小姐春琴,他們之間息息相通。但是一個富家子橫刀奪愛不成,用開水毀掉了春琴的容貌。佐助在春琴治好傷以前刺瞎了自己的雙眼,他們永遠的生活在了一起的故事。另一個例子是漢武帝和李夫人的故事,李夫人的美貌不用說了,“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就是她的典故。但她得病將死的時候,說什么也不讓漢武帝見她最后一面。漢武帝最終也沒能見到她最后一面,她保留了自己最美的形象在武帝心中。這是符合實際情況的。李沅芷對余魚同的愛情不合情理。而且,已做了九門提督的李可秀只有這個獨生女兒,卻讓她跟毀了容的余魚同去亡命江湖,不合情理。所謂拔得過高,反而假了。趙敏的父親是元朝兵馬大元帥,讓女兒跟張無忌去亡命江湖,也是一個道理,不合情理。

  總之,這一類的不合情理之處還有不少,難以一一列舉。只是因為金庸小說的故事實在太過奇妙,如同連環劫一般,一拿到手就欲罷不能,根本停不下來,也就往往忽略了其中不合情理的地方。


  相關鏈接:http://chenjicailawyer.blogchina.com/2694590.html
------分隔線----------------------------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麻将来了是真人对抗吗 捕鱼平台送50元300元下分 什么都别想 努力赚钱 微信捕鱼苹果手机充值卡充值中心 转发广告赚钱平台 小财神彩票首页 女团赚钱方式 游戏挂机赚钱图片 什么专业轻松又赚钱 派派大神可以赚钱吗 捕鸟达人更换背景 上班要赚钱吗 大时代彩票首页 酷狗有赚钱 网上那个可以赚钱 街机电玩捕鱼真千炮